Zero

     少年时代(中秋篇)

      今天是中秋节,平时一直很爱做饭的栗梓当然少不了在中秋节做月饼了
       于是,一大早,某位男士就被饿醒了,与其说是饿,倒不如说是被不知道是什么味道的食物勾引醒的
       睁眼,起床,走到厨房,正看到栗梓端着一盘子东西走了出来
       栗梓:“邬童,快过来,我给你做了月饼,过来尝尝”
       邬童伸手,想随意拿一块,可刚申到一半,就被栗梓截住了
       邬童:“怎么了?不让我吃?”
       栗梓:“怎么会,你先吃这个”
       栗梓拿了一块,递给邬童(微微一笑)
        邬童看到栗梓的笑容有点不怀好意,但栗梓递过来的又不能不吃
       迟疑了一会,缓缓的吧月饼放到嘴里,轻轻咬了一小口
       栗梓一脸期待:怎么样,好吃吗?
       邬童:额,咬的口太小了,没吃到陷
       栗梓:那你就在来一口,咬一口大的
       于是,这一口不吃不要紧,一吃“咳咳,咳,咳咳咳,栗,栗梓,咳,你,你这是什么,咳什么陷的,咳”
       一旁的栗梓看到邬童的表情不厚道的笑了:哈哈,这是我用芥末加上麻油做的,怎么样
        邬童看着栗梓回了生“嗯”  ,没办法,心里默念(不生气,我选的,我选的,自己的媳妇,不宠着能怎么办)

       邬童~小童童,亲爱的,老公
       这一声声的,要是放在平常,邬童的心早就化了,可是现在,起了一身鸡皮疙瘩“怎,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 栗梓:“内个,我给小熊队也做了月饼,你一会儿把他们见过来呗,好不好”
      邬童:“你给他们做什么月饼”
      栗梓:“哎呀,这不中秋节吗,我心系心系队员”
       邬童气的牙痒痒:“你给他们做月饼,却给我吃芥末的,嗯?”
      栗梓:“哎呀,你觉得~会少的了他们的吗?在说了,我还给你做了别的,你看,绿豆的,蛋黄的,椰蓉的…”
      邬童“好好好,我把他们叫过来”

     一个小时后,邬童家做了一帮人,栗梓一人给了一块月饼,队员们好奇,为什么不可以自己拿,邬童告诉他们,这是前菜,于是…
      陆通“我的天,这,咳咳…”
      班小松“咳,栗梓,你这么皮的吗”
      焦耳“我们家小栗子怎么能这么样,流泪,呜呜”
       尹柯“栗梓,你都被邬童带坏了”
       邬童“诶,什么叫被我带坏了,我可是第一个受害者好不”
       众人… 原来栗梓这么坑他家老公的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…
      …
      …

     

      最后,祝大家,中秋节快乐,月饼节嗨皮

       今天在公交上有一个小哥哥找我换零钱,我一抬头,杨天翔??
       有点蒙😂

不黑都不叫军训😂

快要去军训了,看看我回来能黑多少

更文了~更文了~

少年时代17
   

       晚上,邬童躺在床上,想着今天栗梓和他们说的话,觉得自己一定要加快告白的脚步,于是马上拿起手机,打开了五棵松的微信群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邬童:都在吗
       邬童:在吗
       邬童 : 在吗
       班小松:邬童啊,大晚上的干嘛?还让不让人睡觉了
       邬童:班小松,就你事多,你看尹柯
       班小松:人家都没回你,说不定睡着了
       尹柯:……
       尹柯:冒个泡,刷个存在
       邬童:尹柯,你这个存在刷的太是时候了,哈哈
       班小松……  你大半夜的找我们什么事
       邬童:这个,我是抓紧想和栗梓告白
       尹柯:你想好了?  
       邬童:还没有,这不是让你们想办法嘛
       班小松:哈哈哈,哈哈
       邬童:笑什么!!!
       班小松:我想起了,栗香永存,哈哈,可把栗梓气着喽
       尹柯:小松,我救不了你了
       班小松:。。。。。。(别啊)

       最后,还是班小松跟邬童说,栗梓不像普通的女生,不能走寻常路,而且,栗梓好像要出国了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
       邬童:……
       得了,问了等于白问,什么⊙∀⊙?,栗梓要出国??

       次日,想了一晚上的邬童决定速战速决,放学训练,邬童把栗梓单独叫到了天台,当然,这一举动逃不过尹柯和班小松的法眼,当然是跟踪了。
       邬栗二人来到天台
       邬童:“栗梓”
      栗梓:“邬童,你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       邬童一脸害羞,不知怎么和栗梓说出口,可一想到栗梓就要走了:“栗梓,我喜欢你,你能不能做我女朋友…”
       栗梓蒙了,小松不是说邬童要和喜欢的女生告白吗?难道?
       “你不是要告白吗,这是在那我提前练手??”
       邬童:“……”
      班小松是在看不下去了,刚想出去帮忙解释,就被尹柯拉住了:“这是他们自己的事,还是要邬童自己解释比较好”
       栗梓:“邬童,你要是不敢直接和那个女生告白的话我帮你,没关系的,真的…”
       邬童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 班小松:“邬童啊,你可急死我了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栗梓:“那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”
       邬童:“不是的,栗梓,我要告白的那个人就在我的面前”
       栗梓环顾了一圈也没有看到除了自己以外的女生:“我……”
       栗梓还没说完,邬童就打断了她“对,就是你,我喜欢的人就是你,要告白的人也是你,栗梓”
       栗梓…
       邬童:“所以,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”
       栗梓:“我,我,我愿意”
       邬童:“真的,太好了”说完一把抱住了栗梓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一边的班小松和尹柯
       尹柯:“栗梓怎么这么容易就答应了”
       班小松:“我就实话告诉你吧,其实在沐白他们来之前,栗梓就和我说过对邬童有好感,但是有两个顾虑,第一个就是沐白,她不确定是不是真的这么可喜欢邬童,她害怕是想借邬童让自己忘掉过去,但,在沐白来了之后,她好像就清楚了,这第二个吧,就是她和我说,自己喜欢邬童但又怕邬童不喜欢她,这一点现在自然也是没有了”
       尹柯:“原来是这样”
        “啊,原来是这样”尹柯的话音刚落,就听到了不属于他们之间的声音
       班小松大吼一声“什么人”当然,这一声也惊到了邬栗,于是就两人就看到班小松和尹柯,后面还跟着一帮棒球队员
      栗梓心想:无地自容了
      班小松:“路过,路过,我们纯属路过,哈哈”

少年时代

婚后文:

       某日晚上,栗梓坐在客厅看魔道 (允许我把魔道带入)  ,邬童则是在书房,栗梓正看到夷陵老祖吹笛操控尸体的时候,正是高潮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突然间,停电了,栗梓大惊“邬童,邬童你在哪”

        在书房的邬童刚刚找到蜡烛,听到栗梓的呼喊连忙到达她的身边“栗梓,别怕我在”

       栗梓依偎在邬童的怀中,邬童本想继续享受这种栗梓在怀了的感觉,但是她最近又迷上了动漫,总是抛弃他,这都要怪班小松,非要给栗梓推荐这个(班小松: what??什么锅都要我来背。   邬童:让你背你就背着,那有这么多废话。尹柯:……  班小松: OK,这锅我背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  过了一会邬童觉得光线还是太暗了,于是将准备好的蜡烛拿出来点上,放在了茶几上
       栗梓:“这有点像烛光晚餐啊”
       邬童:“是有点像,但是晚餐我们已经吃完了,只有烛光,没有晚餐”
        栗梓:“那就有点可惜了”
        邬童:“不可惜,虽然晚餐吃完了,我不介意…”
        栗梓:“不介意什么啊,不要吊我胃口,快说”
        邬童:“不介意吃点夜宵,要不要,嗯?”
        栗梓:“夜宵?算了,会长胖的”
       邬童坏坏一笑:“放心,这个夜宵不仅不会长肉,还可以减肥”
       栗梓:“真的,带我去”
       邬童:“好”说完,就抱起了栗梓往卧室去
        栗梓终于领会到了邬童想要干什么:“邬童,你个大骗子,放开我”
       邬童:“放开?不可能,此等良宵美景,怎容错过呢”
        栗梓:“蜡烛,客厅的蜡烛还没有吹”
       邬童:“放心,已经吹了,不记得了?乖,别紧张,放轻松”
       栗梓:“……”

团圆

超喜欢大大写的这篇团圆

泠依惜:

 团圆


原著向,除夕年夜饭!
   忘羡/江澄


 


=v=希望新的一年忘羡曲终人不散,云梦双杰也不会成为心上过不去的坎


姑苏巷口。


 



一处民宅的院墙外。
“哎,舅舅,我说你能不能别总板着一张脸了?”第三次暗中观察后,金凌终于没忍住停了下来。
江澄哼道:“谁说我板着脸了?”
金凌语重心长:“难得吃个饭,放轻松点嘛。”见江澄不以为然,急中生智道:“就当给金宗主一个面子?”
江澄惊道:“你翅膀硬了是不是?”
眼看二人又要吵起来,这时,旁边的院门忽然开了,一个少年的声音随之传来:“阿凌!你来了怎么不进来?”
金凌欢喜道:“思追!”
蓝思追应了,正欲再说什么,抬头看见金凌身边面色实在说不上好的江澄,又恭敬地改口道:“江宗主。”
江澄皱着眉点了点头。
金凌推他:“进去进去!”
蓝思追连忙打开院门,让金凌半推半搡地把江澄挤进院里,还不忘使个眼色,后者心照不宣地点点头。
穿过小院,便到了堂屋前。门上有糊了纸的花窗,灯光从屋子里透出来,模糊的温暖金黄。
蓝思追敲了敲门,道:“前辈,我进来啦!”说罢,推开了那扇木门。
屋内中央一张红木桌,桌上摆着数样精致菜肴,蓝景仪端着酒壶站在桌边,正要给另一人倒酒,闻声停了动作回过头来。
只见桌边坐着的另外二人正是蓝忘机同魏无羡。此时的魏无羡大半个身子靠在蓝忘机身上,举了个酒杯递在蓝景仪面前,懒洋洋地道:“思追儿,你怎么那么慢……”
他边说边往门口瞥去,这一看却把要说的后半句生生吞了回去,倏地从蓝忘机身上坐正了,惊道:“江澄?!”
动作太大,带得桌子晃动了一下。蓝忘机不动声色地把被殃及得差点掉下桌去的瓷碗重新摆正,然后顺着魏无羡的目光一同望过来。
江澄站在门边,一只脚踏在烧了暖炉的屋里,半个身子却还停在院里的寒风中,一张脸半明半昧,神色难以捉摸。
他意味不明地道:“含光君也在啊。”
蓝忘机点点头。
三人还在僵持,金凌从后面推了江澄一把,也不顾后者回头狠狠瞪他一眼,接着抱怨道:“冷死了!怎么还不进去啊!”
蓝思追也赶紧顺势道:“是呀江宗主,先进来吧。”
凝滞的空气这才重新流动起来。
魏无羡愣愣地看着江澄在金凌的拉扯下来到桌边,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,刚把手里的酒杯送到嘴边喝了一口,才发现那杯里还没来得及斟上酒,便悻悻地放了下来,闷声道:“你怎么来了。”
江澄挑眉:“看来你很不欢迎我?”
魏无羡道:“那倒不是……”
只是有点……没有心理准备。
自观音庙一别,他与江澄便没再见过面了。有些事情被揭露得太突然,他们二人都需要一段时间冷静。魏无羡心知,即使如此,他们也再回不到从前那般了,可内心又怎会不期望,不求别的,只求再次见面的时候,大家还能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喝上一杯。
而不是像以往那样剑拔弩张。
他并非没想过要怎样同江澄重归于好,但有些东西真不是几句解释就能说清楚的。他再怎么舌灿莲花,也抵不过那么多年时间的沉淀。辗转想了几次无果,便干脆不去想了,与其纠结,倒不如顺其自然罢了。
所以他当然没想过在这会儿邀请江澄一起来吃年夜饭——又看了看蓝思追那紧张的模样,心里也明白了七八分。
果然就见那少年战战兢兢地走上前来,琢磨着道:“魏前辈,这事儿我自作主张一直没告诉你,是我的不对……”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蓝忘机脸色,声音又轻了几分:“事后自会领罚。”
蓝景仪抢道:“这都是我的主意,我也一起领罚!”
金凌见状也插话道:“有你们俩什么事!舅舅是我带来的,含光君,要罚只罚我一个就行了!”
江澄在一边听得又好气又好笑:“阿凌,你真是……胆子够大的啊。”
金凌回头瞪他一眼:“我这是为你好!谁让你整天……”
眼看他就要说出什么不得了的话来,魏无羡赶紧摆摆手打断他:“行了行了,我是真被你们打败了。既然来了就来了呗,来了正好,过年嘛,人多吃饭也热闹。”
他重新举起酒杯:“景仪,倒酒倒酒。”
蓝景仪忙道:“哎,来了!”
蓝思追不知从哪儿又取出两套碗筷,给甥舅二人摆上,等那边蓝景仪倒好了酒,上完剩下的几个菜,走回到了桌边。
他满脸有话想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的样子看得魏无羡心里都着急,正要招呼他坐下吃饭算了,他却忽然理清了思路,开了口。
蓝思追道:“今天是除夕佳节,特意请江宗主过来,也是为了……”他顿了顿,目光略带胆怯地在桌边众人面上扫过,尤其在魏无羡脸上多停留了一秒,像是定了神,接着道:“为了能让大家抛开芥蒂,一起吃顿团圆饭。”
蓝思追又道:“我父母早亡,是魏前辈救我于水火,是含光君将我抚养长大。金凌是我的好朋友,我能……懂他的感受。我们都不希望,自己的亲人们连坐下一起吃顿饭的机会……都没有。”
这番话他已在心里念了无数遍,几乎倒背如流。可真的在大家的面前说出来,还是觉得内心分外忐忑,像是有一股道不清的情绪在心头横冲直撞,化成了蒸腾而上的热流,在他说出“亲人”二字的时候红了眼眶。
他没注意到自己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,继续说道:“之前种种,我们这些小辈都未经历过,走在前人为我们铺好的路上,实在不敢说自己能懂前辈们的感受。”
“我知道那是一段我们可能永远也体会不到的黑暗经历,远比我们所受的苦艰难上百倍。”
“但……大家都已经走过来了。”
“阿……金公子与我说过,他曾经也是满怀怨恨的,可真正走到了今天,却发现那些东西才是最没有意义的。”
江澄放在桌上的手指动了一下,像是轻轻哼了一声,却没有打断他。
“或许我没有资格说这些吧。但我只是觉得,既然最黑暗的岁月都已过去,我们大家还活在世间,那一定可以好好地生活下去。”
蓝思追看着魏无羡,还想说更多,但却说不下去了。两行泪水无声地从他脸颊上滑下,被屋内温暖的灯火映得透亮。
桌边的人们静默着。
蓝景仪担心地看着蓝思追流泪的脸,金凌也很着急,却不得不分出心神去留意舅舅的脸色。另一边的蓝忘机默默地将目光落在魏无羡身上,只见他微微低头盯着手里的酒杯,看不清神情。
半晌,还是魏无羡先打破了沉默。
他像是轻叹了一声,略带无奈地笑道:“江澄,我们可真是……自己那点破事都弄不好,还要小辈们替我们操心。”
“这长辈当得也是够失败的。”
蓝思追急忙道:“前辈!我没有这个意思!”
魏无羡摆手:“我知道我知道。”
他手里的酒杯不知什么时候又空了。这一回他自己拿起了桌上的酒壶,倒了满满一杯。
他端着酒看着江澄,江澄也看着他,彼此都在对方眼睛里看到了极为复杂的情绪。
他们都已不再年少,再没有单纯的爱恨可言。当个人的感情不得不与名声、利益、前途这些东西挂钩,就再纯粹不起来。何况是经历了那么久时间的洗礼。
感情这种东西,有的如香料,久了便淡了,散了。有的却如同酒酿,放得越久越浓厚。
他们二人间的感情自然属于那后者。
重逢初见时魏无羡在江澄眼里看到了经年滔天的恨,心中感慨。却不知时间不仅沉淀了他的恨,也让曾经那份羁绊在他心里开成了灿烂的花,高悬在触之不及的地方。
“都这样说了……”魏无羡喃喃,举起酒杯,冲江澄点点下巴:“干?”
江澄盯着他举着酒杯地手看了一会儿,忽的嗤笑一声,摇了摇头,将自己面前那杯也举了起来。
他们并未起身,举起的酒杯遥遥相对,却似在空中发出清脆的碰杯声响。
江澄将杯中酒一饮而尽。味道他很熟悉,是姑苏有名的天子笑,他却很多年都没有喝过了。
他放下酒杯,永远都皱着的眉头好像终于有了些许松动,犹豫了一下,终于还是开口对魏无羡道:“回来就好。”
回来就好。
当初找到失踪了三个月的魏无羡时,他也是这么说的。
以及在那之后很多次——包括魏无羡重生后的那次——他心里最深处一直想说,却再也未说出口的话。
魏无羡不知今天小辈们的安排,江澄却是已经从金凌那里得知了的。但即使如此他还是选择跟着金凌一起过来。
蓝思追停了的眼泪又开始流,他一边拿袖子擦,一边断断续续地道:“真好……真好……”
金凌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,赶紧把蓝思追拉过来坐下。蓝景仪也喜笑颜开地问:“我们是不是可以吃饭了?”
魏无羡笑道:“吃!为什么不吃!”
饭桌上这才总算有了过年的味道。
江澄的目光在一桌苏式菜色上挨个扫过,没找见两盘红火的,正有些失望,在蓝思追打开汤罐时忽然愣住了。
一瓦罐热气腾腾的汤,煲着莲藕与排骨。
那边魏无羡见了也是欢喜得很,赶忙用筷子夹了一块排骨送到嘴里,边咬边赞叹:“蓝湛!这个好吃!你也吃吃看!”
蓝忘机点点头,也夹了一块排骨,却放到了魏无羡的碗里。
江澄暗暗翻了个白眼,自己夹了块藕放进嘴里。姑苏的藕很粉糯,煲得入口即化,轻轻一咬便化在嘴中,唇齿留香。
与旧时的还是差了点,不过依然是令人怀念的味道。
江澄想起莲花坞饭桌上偶尔会出现的莲藕排骨汤,若有所思地看了金凌一眼,道:“你倒是有心。”
金凌:“?”
江澄又夹了一块送到嘴里:“就是味道淡了点。”
金凌:“???”
最初的沉重过去,气氛又重新活跃起来。
一桌菜,三个大人,三个少年,吃得其乐融融。姑苏弟子本是禁酒的,但过年总归是例外,蓝家那几个小辈便在蓝忘机的默许下倒了点味道偏淡的青梅酒。
魏无羡好奇地尝了一口,叹道:“哇,这也能算酒吗!跟糖水似的!”
蓝思追笑道:“我们没有魏公子那么厉害。”
魏无羡靠过去搭他肩膀,笑得不怀好意:“思追儿,我跟你说,你也该学着喝点厉害的酒,这样才不会老哭鼻子。”
蓝思追支支吾吾地道:“我……我没有!”
魏无羡哈哈大笑:“你小时候就爱哭,长大了真是一点儿没变!亏你还是含光君教出来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金凌和蓝景仪见状也跟着笑。蓝思追一张脸涨得通红,我我我了半天也没我出个下文,腾地一下站起身来:“我去拿点心!”
逃似的跑出了屋子,留下魏无羡倒在蓝忘机身上笑得四仰八叉。一边的江澄一脸不忍卒看地转过头。
结果那边蓝思追跑出去没一会儿就又回来了,没来得及跨进门便喊道:“外头放烟花了!”
魏无羡一骨碌翻起来:“哪儿呢!”
蓝思追道:“应当就在巷口!”
魏无羡拉起蓝忘机:“来来来蓝湛我们走!金凌,也带上你舅舅!”
金凌应道:“哎!”
一群人风风火火地跑到巷子口,果然看见不远处的广场上开始燃起了烟花。
有男子点燃了烟花桶,灿烂的火光自其中跳出,一路往上窜,他揽着身边妻子的肩膀,一起抬头望着夜空。总角的孩子提溜着焰火棒,从长街的这头跑到那头,留下石板路上星星点点的花火。
姑苏的夜空里悬着一轮月,点着几颗星,原本是有些寂寥的场景,如今也叫那漫天的烟花映照得明亮。
长街人熙攘,花市灯如昼。
蓝思追他们也跑去买了几支焰火棒,在金凌的指点下全点燃了。姑苏的少年们还是第一次跑出来过年放烟花,俱是欣喜激动得不行,也忘了平日里束缚的条条框框,像个纯真的孩子般奔跑起来。
江澄抱着手臂站在巷口看着金凌他们的背影,轻轻地哼笑一声。
魏无羡站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,半靠在蓝忘机身上,眯着眼睛看着他们玩闹。
蓝忘机问道:“你怎么不一起去。”
魏无羡笑着摇摇头:“老了老了,没法跟小朋友玩到一块儿去了。”
也不知平日里闹得最开心的是谁。
蓝忘机没说话,把魏无羡往自己怀里搂了搂,与他一同远远望着热闹的长街。
咻——
又是一朵烟花在头顶炸开。散落成一片巨大的花朵形状,红光坠着金色的星芒,在夜空里划出朝向四面八方的尾巴。
魏无羡靠在他肩头看烟花,蓝忘机则微微低头看向魏无羡的眼睛,然后就在那双眸子里也看到了一朵金红的花,闪烁在漆黑如墨的眼底,比他过去曾在夏夜里看到的最北边的那颗星星还亮。
魏无羡察觉到蓝忘机的视线,眨眨眼睛:“怎么啦,蓝二哥哥?”
便有温柔的吻轻轻落在他的眼睫上。


 


亥时已过。
“那就拜托你们收拾啦!”送走了江澄,魏无羡大喇喇地揽着蓝忘机的肩膀,忙不迭地往屋外走。
蓝景仪一手抓了一个盘子,追在他身后喊道:“那你们今晚还回来吗!”
魏无羡的声音远远地从院门外飘回来:“你说呢——”
蓝景仪回到屋子里,愤愤道:“真是岂有此理!”
蓝思追在桌边收拾碗筷,安慰他道:“算啦,本来就说好了是我们请他的。快些收拾好了,一会儿还能去外头听钟声。”
蓝景仪眼睛一亮:“寒山寺的?这里听得到?”
蓝思追笑道:“应该。咦……?”
“怎么了?”
蓝思追端起那只还剩了几块藕的瓦罐:“刚才就想问了,这是莲藕排骨汤吧?我不记得点了这道菜呀。”
蓝景仪道:“是没点,我们点的是鲃肺汤。”
蓝思追奇道:“那这道菜是……”
“好像是含光君带来的?”
“唔,是吗……”


 


夜色如水,灯花璀璨。
新年的钟声沉沉敲响,一切都就此走入全新的篇章。


 



少年时代16

      班小松:“这个沐白,真的是太可恶了,怎么能没搞清楚事实就妄下判断,不行,我一定要去打他一顿出出气”
      尹柯看着恼火的班小松有点哭笑不得:“行了小松,消消气,你看邬童”
      目光转向邬童,邬童一脸懵的看着尹柯(看我干嘛⊙∀⊙?)“我怎么了”
       尹柯继续说道:“在说了,人家已经远道而来的道歉了,还有,栗梓,我能问你个问题吗”
      栗梓:“嗯”
      尹柯:“如果他来找你复合,你还会和他在一起吗”
      其实这个问题邬童心里很清楚,这是帮他再问,邬童心里对尹柯充满了感激,对栗梓的回答充满了忐忑,对班小松……
     
      恨不得打死他(班小松:????为什么对我就是打死啊,尹柯:因为你和栗梓青梅竹马。班小松:我的错喽??)
      
      栗梓:“不会了,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,能做朋友的话最好,不能的话,那就好聚好散吧”
     尹柯:“那,如果现在有男生和你表白的话,你会接受吗?”
    栗梓  :“那就要可是谁了,要是班小松…就算咯”
    班小松:“我,我怎么了,我也是很好的”突然,脚底下收到了一阵痛,是尹柯踢了他一脚并用眼神实意他“你还想要邬童吃醋吗?”
     班小松:我去,差点,差点性命不保
     班小松:“那要是别人呢”
     栗梓:“如果对方真心喜欢我的话,那还有可能。如果,哎呀哎呀,还是随缘吧”
   
       尹柯:“……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 邬童 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 班小松:“……”

     得了,什么有用的信息也没得到

      出了班小松家,五棵松执意要送栗梓回家,栗梓也不好拒绝,只能点头答应,到了栗梓家,邬童看着屋子外面的灯是黑的,不禁问道:“栗梓,你爸妈不在家吗?”
    栗梓:“他们工作比较忙,在国外,一般我只能寒暑假才能见到他们,有的时候还是我去国外找他们”
      邬童(原来,栗梓和我的遭遇一样啊,我以后更要好好的疼爱她,照顾她)“栗梓,不用我送你进去吗?”
      栗梓:“不用了,都到家门口了,现在天也黑了,我也不好在留你们了,快回家吧,要不然父母该着急了”
      其实邬童很想告诉她我和你一样啊,回到家里也没有人管,但还是止住了,毕竟,会有小王给他买吃的…

       尹柯:“那栗梓,我们就先走了,学校见”
       栗梓:“嗯,学校见”







      




      



        快了快了,邬栗就快在一起了,第一次写小说,脑细胞不够用了😂

     

魔道动漫让我等的好着急啊,只能又去重温小说了